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天寒地凍的,小狐貍拖來一條魚,少年跟蹤它發現了端倪

里昂 2023/01/06

#頭條創作挑戰賽#

唐朝貞觀年間,危得山一家人跟著逃難的人群,從關外的苦寒地帶,向關內遷徙。至于去關內哪里?他們也不知道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。

到了關內的時候,已經是秋末,他們來到了一處山谷,危得山的父親說:「就在這里安家吧,再走下去,就是寒冬了,如果沒有落腳的地方,全家人就會凍餓而死在冰天雪地里了。」

危得山和爺爺、父親開始伐木,在山腳下搭建窩棚,奶奶、媽媽和兩個妹妹,開始在山上挖野菜,采摘山果,撿野生菌類,為貓冬準備食材。窩棚搭建好后,危得山就跟著父親、爺爺上山,他們打獵,他則撿拾干柴,為過冬做準備。

這一天,危得山在山上撿柴時,忽然聽見狐貍的哀鳴,他緊走兩步,循聲望過去,只見一處雜木叢里,一只小狐貍正被一只狼獾子按住,狼獾子的嘴,已經咬住了小狐貍的一條后腿。

危得山大吼一聲,撿起石頭砸向狼獾子。狼獾子惱怒之下,丟下小狐貍,撲向危得山。危得山扭身就跑,慌亂之下,腳被草根絆了一下,跌倒在地。

狼獾子張口向他咬去,在這千鈞一發之際,父親趕到了,射了一箭,狼獾子中箭倒地。危得山趕緊站起來,臉色蒼白,要是被狼獾子咬一口,后果不堪設想,至少這個冬天要躺在窩棚里養傷了。

喘息稍定,危得山去查看小狐貍,小狐貍的一條后腿已經被咬斷,站立不起,危得山把它抱回家里養傷。爺爺拿出治療跌打損傷的黑丸子,捏碎了涂抹在傷口上,又將另一粒黑丸子化成水,喂給小狐貍服下。

到了初冬的時候,小狐貍的傷已經好了,不過卻成了跛腿,已經沒有生存能力了,危得山就把它養在身邊。

一轉眼,到了隆冬時節,下起了漫天大雪。這一場雪太大了,接連下了半個多月,地上的積雪沒過了大腿,根本無法行走,全家人只好在窩棚里貓冬。

大雪雖然停住了,但是積雪一直沒有融化,而且隔三差五地下著小雪。眼看進入了臘月,家里貯備的食物不夠了,一家人心里都無比焦急,盼望著積雪融化,也好在山上尋找吃的,或者到山下找人借糧。

這一天晚上,奶奶煮了半鍋野菜,父親長嘆一口氣,說道:「這是最后一點糧食了,從明天開始,只有聽天由命了。」

大人們象征性地吃了幾口,剩下的都給了孩子們。第二天,全家人躺在窩棚里一動不動,用爺爺的話說,省一點力氣,能多呼吸幾口氣。

到了第三天,危得山餓得頭昏眼花,實在忍不住了,爬到雪地里,大口大口地吃著雪。屋里忽然傳來了哭泣聲,原來奶奶暈了過去。

小狐貍也餓得瘦骨嶙峋的,趴在危得山的懷里。父親的眼睛一亮,忽然一把搶過小狐貍,慘然一笑,說道:「把這個小東西煮了吃,好歹能讓全家人多活一兩天。」危得山一把奪回來,抱在懷里。

父親過來搶奪,危得山把小狐貍使勁扔到窩棚外面,吼叫道:「你快走,逃命去吧!」小狐貍猶豫了一會兒,扭轉身踩著積雪走了,不一會兒,變成了一個黑點,在雪地上留下一串腳印。父親氣得大罵:「你這個孽子,真是氣死我了。」

危得山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,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他忽然聽見窩棚的門傳來動靜,便掙扎著爬了起來,推開了門。一股寒風迎面撲來,天邊掛著一輪殘月,已經是半夜了。只見小狐貍站在門外,身邊躺著一條大草魚,足有五六斤。危得山大喊:「有吃的了。」

全家喝著熱乎乎的魚湯,都有了力氣。到了天亮時分,小狐貍又拖來一條草魚。

等到小狐貍再出去的時候,危得山踩著積雪,順著小狐貍的腳印走過去。腳印一直通向兩三里外的大河里。這一條大河,大約兩三丈寬,常年水流不斷,如今河面上結了厚厚的一層冰。

小狐貍的腳印消失在冰面上,危得山四處尋找,終于在一處灌木叢里找到了小狐貍。只見小狐貍半蹲在冰面上,尾巴垂在一個冰窟窿里。危得山正在疑惑時,忽然小狐貍的尾巴一卷,釣上來一條草魚。

原來,這里是一處魚哈。什麼叫魚哈呢?河流結冰后,將水與空氣完全隔離。水里的魚缺少氧氣,大魚們就會選一個點,一個接一個地哈水,一直噴出臉盆大小的冰窟窿。然后,魚群輪流把頭伸出水面換氣。

這些魚哈都比較隱蔽,要不是小狐貍,人們是難以發現的。危得山大喜,撲向魚哈,把手伸進去。一條魚含住他的手指,他使勁一甩,釣上來一條魚。他一連釣上來十幾條魚,直到手指流出血來,才作罷。

一家人有魚吃了,終于活了過來。全家人一起行動,帶著小狐貍在大河上尋找到了好幾個魚哈,每個相隔幾十丈遠。全家人囤積了上千斤魚,等到冰雪消融后,拖到山外的集市上去賣,換回了許多糧食和種子。

開春以后,全家人開墾了幾十畝荒地,開始播種,日子開始好過了起來。這以后,每到寒冬,危得山一家人就會尋找魚哈,捉兩三百斤魚,用爺爺的話說,不能做得太絕,要讓它們繁衍。

等到危得山結婚生子后,日子越過越紅火,他家就不再在魚哈里捉魚了,魚哈養活了他們一家人,也該讓它們歇歇了。至于那一只狐貍,危得山養了它一輩子。

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,你的支持,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!

(圖片來自網絡,如有侵權,聯系刪除)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