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妻子每逢月圓發瘋,夢游撕咬丈夫,高僧:孽緣

里昂 2022/11/17

南宋時期,江州城內有一戶姓趙的人家,趙家世代經商,家財萬貫,是當地數一數二的大戶,奈何趙家人丁稀少,趙老爺子膝下只有一個兒子,喚作趙澤駿。

趙澤駿是個早產兒,母親因難產而死,他雖僥幸存活,卻成了個病秧子,身子骨極弱,許多為其看過病的郎中都認為他活不過二十歲。

為了給兒子續命,趙老爺子遍訪名醫,不惜傾家蕩產,可不管如何努力,趙澤駿的情況卻始終沒有好轉。最后實在沒辦法,趙老爺子只好寄希望于虛無縹緲的巫術,開始邀請各種江湖術士來給兒子治病。

就這樣過了十八年,趙家的家底被消耗一空,趙老爺也因心力憔悴,抑郁而終。好在趙澤駿的情況有所好轉,在父親死后,開始出門四處游歷,并在不久后,得到了富家女諾瑤的芳心。

諾瑤出身書香門第,祖上出過許多文學大家,在當地頗有聲望,她對趙澤駿一見傾心,二人很快便結為了夫妻。她先前也聽聞過趙澤駿身體的傳聞,不過婚后的趙澤駿表現優異,身強力壯,絲毫沒有病重的跡象,她也就打消了心中的疑慮。可沒多久,她的身上就發生了一件怪事。

這月十五,一輪明月掛在夜空之上,諾瑤與趙澤駿吃完飯后早早進屋歇息。睡著后,諾瑤做了一個奇怪的夢,夢中她出現在一片沒有盡頭的荒野之上,天空中是一輪大的出奇的圓月。就在這時,她身后傳來了一陣嚎叫聲,她轉頭看去,發現自己身后不知何時竟出現了一只通體雪白的狐貍。

白狐瞪著猩紅色的眼睛,死死盯著諾瑤,不等她反應過來,白狐便徑直沖向了她,可就在兩者接觸的一瞬間,白狐卻化作一團白煙消失不見了。緊接著,諾瑤清楚地看到,自己的身上竟長出了白色的絨毛,身后出現了狐尾,嘴巴里也長出了長長的獠牙。

她驚恐萬分,好在沒多久她便從夢中驚醒,可眼前的一幕卻更叫她心驚膽戰。只見丈夫趙澤駿渾身是血地站在一旁,滿臉驚恐地看著她,而他身上全是咬痕。諾瑤很是擔心,忙上前想要查看,可趙澤駿卻推開了她,發瘋似地往外跑去。

原來咬傷他的不是別人,正是諾瑤。半夜時分,諾瑤忽然從床上坐起,之后便在房間里四處亂轉,趙澤駿醒后,認為妻子只是夢游了,也就沒有多管。可就在他翻身準備繼續睡覺的時候,一陣陰風刮過,窗戶被吹開,一抹月光照耀在諾瑤的臉上,她頓時像變了一個人,發瘋般朝趙澤駿撲去,并開始撕咬他的身體。

趙澤駿一時沒反應過來,被咬得渾身是傷,很快便失去了反抗的能力。直到第二天一早,他再次回到房間,卻發現妻子什麼都不知道,他將此事說出,二人都是十分驚奇,但以為只是意外,便并沒有放在心上。

直到下個月的十五,也就是月圓之夜,妻子諾瑤再次發瘋,并不顧一切地撲向趙君澤,撕咬他的身體。好在趙澤駿及時掙脫逃出房間,這才逃過一劫。而在諾瑤攻擊趙澤駿的時候,嘴里好像還不停念叨著:「你還我尾巴,還我修為!」

此事過后,夫妻倆才終于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并懷疑諾瑤是被什麼臟東西給纏上了。為此,夫妻倆特意托人請來了一位高僧幫忙。

高僧在了解到事情的來龍去脈后,又為諾瑤檢查了一下身體,隨即搖頭嘆息道:「孽緣,都是孽緣啊!」

言罷,高僧掏出佛珠掛在諾瑤的身上,又拿出一個缽放在其面前,伴隨著高僧念動佛經,諾瑤忽然感覺胸腔處傳來一陣熱流,伴隨著一陣咳嗽,諾瑤吐出一口濁血,剛好落在了面前的缽中。

高僧立馬用袈裟將缽纏住,隨即告訴二人,糾纏諾瑤的邪祟已經被他抓住了,至于該如何處理,還需他二人自己決定。

之后,高僧打開袈裟,伴隨著一道白光閃過,一頭七尾白狐的虛影赫然出現在眾人面前。而那白狐,正是出現在諾瑤夢中的那一只。下一秒,白狐竟口吐人言,說出了事情的真相。

原來,纏上諾瑤的是一只七尾狐妖,當年趙澤駿的父親為了救他,嘗試了許多法子,其中自然包括使用各種妖物的內丹。當年他召集各地江湖術士,幫他逮捕妖物,其中就包括這只七尾狐妖。巧的是,以狐妖的七條尾巴入藥,剛好能挽救趙澤駿的生命,不過狐妖的所有修為都在尾巴上,將七尾砍掉,等于將其殺死。

可為了自己的兒子,趙老爺子還是砍掉了狐妖的尾巴,這也是趙澤駿為何能忽然痊愈的原因。不過他沒想到的是,狐妖死后,怨氣不散,竟變成了怨靈,并開始糾纏趙老爺,他也因此喪命。

之后,趙澤駿與諾瑤成親,狐妖的怨靈便再次纏上了諾瑤,好在高僧出手,這才成功將其逮住。

得知真相后,夫妻倆都十分震驚,趙澤駿也沒想到,自己之所以能夠活下去,完全是占有了別人的生命。他心中十分愧疚,可事已至此,為了消除狐妖心中的怨氣,二人留下了禁錮狐妖的缽,并為其立下靈位日夜供奉。直到三十年后,狐妖心中的怨氣終于消散,并在一天夜里徹底消弭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