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離奇民間故事:買衣

里昂 2023/01/13

明朝時期,冀州有個名叫范典賢的屠戶,他生得膀大腰圓,身體一向健壯,但這幾天,但凡看到范典賢的人,都說他瘦了一圈,看起來異常憔悴。

范典賢的妻子桂霞也發現了丈夫的異常,他常常一手攬著五歲的兒子,一手托著一個碎銀子,坐在屋里長吁短嘆。桂霞有心為丈夫解憂,但任憑她如何詢問,范典賢都不肯開口細說。

這天,桂霞從外面回家,進家門時,看到有一個身材細長,面容方正,且耳朵奇大的人在門口徘徊,她正想詢問那人有什麼事情,可一眨眼的功夫,那人就不見了蹤影。

到家后,她把這件事告訴丈夫,不料范典賢聽完,眼睛猛地瞪大,渾身上下抖如篩糠,說話時牙齒直打顫,「他來了,我就知道他不會放過我!」

這話聽著蹊蹺,桂霞連忙追問。范典賢把兒子緊緊摟在懷里,捂住他的耳朵,低聲向妻子說了一年前發生的事情。

那天,范典賢外出殺豬,回家的時間晚了些,天都黑了路才走了一半。他心中焦躁,想找個地方將就一晚,忽然,一道白色人影從他面前閃過,他下意識地停住腳步,咽了咽口水,緊張地左右看了看,周圍一個人也沒有。

他心中暗罵見鬼,匆匆加快腳步,還沒走出多遠,又一道白色身影閃過,這次,他能明顯感覺到附近有東西。

他不敢再走了,停在原地驚疑不定地四處張望,月光白慘慘的,風吹過樹葉嘩嘩作響,除此以外,什麼聲音都聽不到。他曾聽說過,但凡晚上遇到這種情況的人,不過三天,必會遭受血光之災,輕則重傷,重則殞命。就在范典賢惶恐之時,一只手突然拍上了他的肩膀。

范典賢嚇得尖叫出聲,拔腿往前跑,一道聲音響了起來,「這位大哥,妳別怕,我是想問個路。」

他回頭一看,發現身后是一個身材細長,耳朵奇大的男人。男人背著行囊,身上的衣衫破破爛爛,滿身風塵仆仆,他說他是從外地來投奔親戚的,人生地不熟,迷失了方向。

范典賢聽完這番話后,為男人指明了方向,他看著男人身上的衣服,一個邪惡的念頭闖進了他的腦袋,他對男人說道:「我想把妳的衣服買下來。」

男人聞言一愣,他低頭看了看自己,笑著說:「我的衣服已經破得不成樣子了,如果大哥需要,我直接給妳便是。」

范典賢連連擺手,說:「我要的不是妳的外衣,是妳貼身穿的衣服,我看那件衣服的樣式很新奇,想拿回家讓我妻子給我也做一件。」

說著,范典賢從兜里拿出一個碎銀子遞給男子,銀子上不知何時糊了一層豬油,摸起來冰涼粘膩。

男人看到銀子,立馬把衣服脫下來遞給范典賢,還說著:「這是我娘臨終前給我做的最后一件衣服,我娘手藝好,一般人不見得能做出來。」

范典賢的心「砰砰」跳著,他盡量自然地接過衣服,又跟男人寒暄了幾句,兩人便分開了。他到了一個路口,拿出火折子把衣服燒成了灰,嘴里還說著:「別怨我,我家里有妻子和孩子,我也沒辦法。」

燒完衣服后,范典賢再沒看到那個白影,順利回到了家,又過了沒多久,附近的人們發現了一具曝尸荒野的男尸,范典賢聽別人的描述,知道那人正是被他買走衣服的男人。

「為了躲避災禍,有人會用假東西來應自己的劫難,被用來做替身的東西就是應物。我燒了那個人的衣服,把他的衣服當成應物,所以他替我應了劫」范典賢面色煞白地說道,「我本來以為事情就這麼過去了,但是前兩天發生的事,讓我知道我還是逃不過。」

幾天前,范典賢早早收工回了家,在家門口,他看到了正在玩耍的兒子,讓他心頭一緊的是,兒子的貼身衣服沒有穿,身上只有一件外裳。他趕緊詢問兒子這是怎麼回事,兒子給了他一個碎銀子,觸感冰冷又粘膩。兒子說,有人用碎銀子換走了他的衣服,那個人長著一對大耳朵。

范典賢出了一背的冷汗,他在街巷里找了半天,卻沒看到那男人的影子,心知這是鬼魂前來報復。這幾天,他日夜想著這件關系到人命的事情,不敢跟人傾訴,也不敢告訴妻子。

桂霞得知這件事后,心驚不已,她清楚,現如今丈夫曾經做過什麼已經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怎樣保住兒子。她趕忙去了附近的道觀,帶道士急匆匆回了家,但剛到家門口,她便雙腿一軟,跪在地上。

她家著起了大火,鄰里都在幫忙滅火,有人告訴她,她的丈夫和孩子都困在屋里,還沒救出來。

這場火整整燒了一個多時辰才被熄滅,桂霞沖進廢墟中,看到了燒成焦炭的丈夫,她淚流不止,趕緊尋找兒子,最后在丈夫的尸身下發現了毫發無傷的兒子。

道士看到這番情景,感慨不已,「妳丈夫為了自己的性命害了別人,又為了兒子的性命甘愿赴死。他死了,妳兒子的劫難便過去了,以后那個男人不會再糾纏妳兒子了。」道士為范典賢進行超度,隨后便離開了。

桂霞將范典賢安葬后,帶著兒子過上了平靜安穩的生活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