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惡少輕薄瓦匠女兒,瓦匠隱忍不發,在墻上刻了條蟒蛇

里昂 2022/11/21

清朝時期,定州有一戶姓高的人家,高家祖上世代為官,底蘊深厚,是當地數一數二的大戶。奈何高家人丁稀少,高老爺子年過四十才有了一個兒子,喚作高子文。

作為家中獨子,高子文從小就備受寵愛,那是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,可過度的溺愛,卻讓高子文變得愈發目中無人,無法無天。

長大后的高子文,仗著家大業大,肆意欺辱平頭百姓,他好色成性,凡是被他看中的女子,都會被他用各種手段玷污,而他事后只需給一大筆錢即可。在他看來,這世間,沒有什麼東西是錢買不到的。

這年夏日,天氣燥熱難耐,高子文實在受不了,便跑到后山圈了一塊地皮,準備建個避暑山莊。找好工匠后,宅子的建設便如火如荼地進行了。

工匠當中有個姓田的瓦匠,他從業多年,手藝和口碑都是極好的,大家都叫他田師傅。只不過田師傅年輕的時候臉被燒傷了,留下了十分難看的疤痕,高子文每次見到他,都會以此調侃。

可讓他沒想到的是,相貌丑陋的田師傅,居然有個如花似玉的女兒。

那日,高子文照例到工地監督工作,剛巧碰到田師傅的女兒來給父親送飯。她名叫田甜,年方二八,身材高挑,模樣清秀,高子文一眼就喜歡上了。自田甜走進工地后,他的目光就沒離開過她。

田師傅自然知曉高子文的品性,也顧不上跟女兒寒暄,立馬將其趕走了。走到門口的時候,田甜也注意到了高子文熾熱的目光,不過她顯然對高子文了解得不多,竟然對他笑了笑,正是這一笑,徹底點燃了高子文心中的那團火。

之后幾日,見田甜沒再來過,高子文心癢難耐,便主動跟田師傅搭話,打聽起她女兒的事。一旁的工匠聽后,都無奈搖了搖頭,被高子文這條瘋狗看上,田甜恐怕兇多吉少了。

田師傅知曉他的意思,但一直與其打馬虎,什麼都不愿說。入夜,他立馬托人回家,準備讓女兒到遠房親戚家躲一躲。可他還是晚了一步,高子文已經調查到田師傅家的住址,并連夜趕到,輕薄了田甜。

事后,滿意的高子文再次丟下了一沓子銀票,算是給田甜的補償,而田師傅收到消息后,也第一時間趕回了家。就在眾人以為田師傅會徹底爆發,與高子文斗爭到底的時候,他卻隱忍不發,甚至在第二天一早再次來到工地忙活了起來。

眾人見狀,對他失望至極,紛紛在背后罵他是個孬種,就連高子文都理解不了。好在新宅就快建好, 他也沒多想。

竣工前一晚,田師傅悄悄溜進新宅,并搬開衣柜,拿出刀子割開了自己的手腕,沾著自己的血,在墻上刻下了一條栩栩如生的大蟒蛇。做完這一切后,田師傅將衣柜復原,踉踉蹌蹌離開了。

新宅建好后,高子文便興高采烈地搬了進去,可能是出于愧疚,他還特意多給了田師傅一些錢。田師傅倒也沒說什麼,只是自那以后,就再也沒人見過他了。

一開始倒也沒什麼,可沒多久,高子文就發現,自己每晚都會做一個噩夢。夢中有一條跟他一般粗的大蛇,吐著猩紅的信子,不停地追逐他。

久而久之,高子文被折磨得精神恍惚,身形消瘦,他此時也才意識到不對勁,便托人請了個道士幫忙。

道士剛走進高子文的房間,就感覺到了一股很濃的煞氣,他眉頭微皺,趕忙掏出一張符咒,念動咒語。下一秒,符咒竟自動漂浮了起來,最后落在了衣柜附近。

道士上前推開衣柜,露出了刻在墻上的蟒蛇。高子文見狀大吃一驚,道士則表示,這是一種名為夢魘術的邪惡術法,施術者用自己的精血刻出畫像,讓其在夜里出現在房子主人的夢中,一點點啃噬他的精氣神,直到其死去。

高子文聽后,當即想到了田師傅,他火冒三丈,立馬叫人去尋找田師傅的下落,可傳回的消息卻叫他大吃一驚。

下人告訴他,田師傅早在幾年前就已經死了,而他的女兒田甜則遠走他鄉,沒人知道她去了哪。

道士聽后搖了搖頭,表示此術只有施術者才能解,如今施術者已死,他也沒辦法了。果真如道士所說,三日后,高子文就死在了床上,他雙目怒睜,四肢扭曲,顯然是被嚇死的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