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木匠幫美婦修床,晚上木匠慘死,美婦:色棍死的活該

里昂 2022/11/17

在北宋建隆年間,一天午時,縣官林方正帶人在巷口驗尸,此時巷口已經密密麻麻站著很多圍觀看戲之人。

透過人群,只見地上躺著一人,但也僅僅可以看出那是個人,并且是具男性尸身而已。

因為尸身已經被老鼠撕咬得血肉模糊,殘缺不堪了,且現場還有很多已經死去的老鼠,看著很是嚇人。

且所有老鼠都是肚子圓圓的,很明顯是吃太飽了,以至于被活活撐死的。

現場所有人都看到這場面都被驚嚇和震驚到了,因為場面實在是過于血腥和嚇人。

這時人群中鉆出一看戲的婦人,婦人看了眼地上的尸體后說道:「看那箱子,應該就是你無疑了,真是死有余辜,這種色棍死了就對了,怪不得我家貓會撓你。」

縣官聽到這話連忙問道:「你是何人?聽你這話好像是認識死者是嗎?」

婦人看起來頗有韻味,且年齡應該就在三十左右,但看著就知道是不好惹之人。

婦人聽到縣官的話,于是便將昨日她所遭遇之事說了出來。

而待婦人說完后,只見人群中又鉆出一蓬頭垢面的老乞丐,老乞丐說道:「我懂了,我懂了,真是死有余辜啊!」

見又有一人認識死者,于是縣官又問老乞丐是何人?是否認識死者?

老乞丐沉思了一會后,這才緩緩將他和死者之間的過節說出來,同時也將死者的死因給揣摩出來。

而這時在一旁看戲的眾人在聽完婦人和老乞丐的話后,也終于明白了事情發生的起因和經過,紛紛在心里暗罵其死的活該。

死者名為劉旺,乃是一個孤兒,從小是吃百家飯長大的。

但也因此,劉旺從小就缺少管教,性格很是頑劣。

長大后的劉旺更是不務正業,整天跟一幫狐朋狗友廝混在一起游手好閑。

在劉旺十六歲那年,有次跟他那些狐朋狗友去偷東西,不料卻被主人家給抓了個現行。

也正是因為那一次的偷東西,劉旺一條腿被主人家給打斷了,沒錢醫治的劉旺只能得過且過,就這樣,他變成了僅剩一條好腿的瘸子。

腿好時劉旺的生活都難以度日,腿瘸后更是艱辛,經常是吃了上頓沒下頓。

且自他腿瘸后,他以前交的那些狐朋狗友都不跟他一起玩了,怕會被劉旺所拖累到。

有次劉旺被餓了三天沒有飯吃,最后暈倒在了一條小河邊。

幸好被干活回家的老木匠徐阿公撞見,于是這才將他背回家,并救活了他的命。

醒后的劉旺深知自己的境遇,如若他再繼續如此,那他有天肯定會被活活餓死。

所以聰明的劉旺在被徐阿公救醒后就跪倒在徐阿公身前說道:「阿公,我想跟你學木匠手藝,你收我為徒好不好。」

看著向自己下跪的劉旺,徐阿公心里是萬般不愿,因為劉旺的為人秉性他是最為清楚的。

而劉旺仿佛也看出了徐阿公的想法,立馬朝著徐阿公重重磕了三個響頭之后說道:「阿公,我是真心想要跟你學手藝的,我劉旺是個孤兒,自小就沒有家,這次你把我救回來,給了我家的溫暖,我以后一定會好好孝順你,給你養老送終,報答你的救命之恩。」

聽到劉旺的話,徐阿公心里瞬間就被觸動了。

因為徐阿公的妻子早年間就因病去世了,剩下他和女兒相依為命,膝下無兒子養老送終這是徐阿公心里這輩子最大的遺憾。

如今聽到劉旺這麼一說,徐阿公的心瞬時就軟了下來。

從地上扶起劉旺,徐阿公說道:「劉旺,你能這麼說,師傅很高興,行,那你以后就跟師傅好好學手藝吧。」

聽到徐阿公的話,劉旺心里開心不已,立馬眼含熱淚說道:「好的師傅,我以后一定會好好跟你學手藝,絕不會給你丟臉。」

就這樣,劉旺成為了徐阿公的第一個徒弟,也是最后一個關門弟子。

劉旺學藝期間很認真刻苦,這些徐阿公全都看在眼里,所以對于劉旺,徐阿公也是傾囊相授。

而徐阿公的女兒徐蕊對于劉旺也很好,把劉旺當作是親哥哥一樣來對待。

徐蕊比劉旺小一歲,長得很漂亮,但徐阿公因不想讓女兒離開自己身邊太早,所以一直遲遲未給徐蕊找婆家。

轉眼間兩年時間就過去,而在這兩年的時間里,劉旺也已經把徐阿公的本領悉數學去。

這天晚上劉旺正在要休息,徐阿公突然推門進來說道:「劉旺,你跟我學了這麼久的本領,我會的,我已經全部教給你了,你也已經把我的本領全部學去了。」

說完徐阿公從懷里掏出一本泛黃的本子說道:「劉旺,這是我們祖師爺傳下來的,我今晚就把它傳給你,希望你能把書里面的本領全部學到,然后利用書里面的本領去造福百姓。」說完徐阿公就走了。

劉旺接過書,看著手里泛黃的書籍,只見上面赫然寫著三個大字「魯班經」。

手捧著書,劉旺心里很高興,因為對于木匠來說,魯班書可是千金不換的至寶。

自從得到魯班經后,劉旺每日閑來無事之時就會開始學習書里的本領,而劉旺的悟性也很高,慢慢地也將書里的本領學會。

可學會魯班經書里本領的劉旺越來越囂張,甚至是開始不把徐阿公放在眼里。

因為他覺得他現在的技藝已經比徐阿公高超了,且他手里還有魯班經,以后肯定能借助魯班經里的內容闖蕩出一片天地。

這天徐阿公受邀去幫一個大戶人家干些木匠活,家中只剩下徐蕊和劉旺。

徐蕊見已是晌午時分,于是便進廚房燒火做飯。

看著徐蕊,劉旺的內心開始躁動起來,想到師傅要很久之后才能回來,且好像師傅也有意將徐蕊許配給自己。

越想劉旺心里就越激動,于是便慢慢對徐蕊起了歹心,看著大門口一眼后,劉旺就在心里暗自做下了決定,然后立馬起身往廚房走去。

徐蕊此時正做飯,不料卻突然被人從背后抱住,徐蕊急忙掙脫,待轉頭一看,才發現抱自己的人竟是劉旺。

「劉旺哥,你干嘛啊,快放開我。」徐蕊既生氣又害怕地說道。

「不放,蕊兒,師傅不在,你就從了我吧好不好,劉旺哥以后一定會對你好的。」劉旺說道,說完就開始上下其手。

可徐蕊自是不肯,于是就開始用力掙脫,可她力氣根本沒有劉旺的大,于是她便只能用力呼救,希望附近鄰居聽到后能來解救她。

劉旺見徐蕊大喊大叫,也害怕有人過來發現自己的暴行,想著一不做二不休,看到一旁有根木棍,直接拿起木棍對著徐蕊頭上狠狠砸了下去,直接就把徐蕊給砸暈了過去。

過了一會后,徐阿公回到家,看到院子沒人,于是便想進廚房喝口水,不料卻撞見了劉旺正在對自己女兒施以暴行。

徐阿公見此害怕不已,立馬就上前和劉旺打斗起來,還說要把劉旺扭送官府。

而劉旺聽到徐阿公的話后也很害怕,害怕自己真的會被關進大牢,于是便開始和徐阿公搏斗起來。

可徐阿公已經年老體衰,根本就不是劉旺的對手,兩人纏斗了一會,徐阿公就被劉旺給打趴下了,而劉旺也已經逃之夭夭了。

徐蕊醒后自覺無臉見人,于是便跑回房間哭泣,同時還把門給反鎖起來,無論徐阿公怎麼叫門,徐蕊都不愿意開門。

過了好一會,沒聽到女兒哭聲的徐阿公還以為女兒是哭累睡過去了,于是就返回了自己的房間。

可當第二天徐阿公起床之時,卻見徐蕊還是緊閉著房門。

心里暗道不好的徐阿公立馬就把房門給撞開,不料這時卻發現徐蕊早已經上吊身亡了。

失去女兒后的徐阿公心里對劉旺痛恨不已,在處理好女兒的后事后,徐阿公開始慢慢變得精神失常,到最后離家出走,無人知道他去哪。

而劉旺當日在逃離徐阿公家后,因害怕徐阿公真的報官府抓他,所以一直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。

直到后面無意間得知徐蕊上吊自盡了,而徐阿公已經瘋了后,劉旺才敢開始拋頭露面。

為了生活,劉旺每日都到城門口等活干。

這天劉旺剛到城門口等活,就見一婦人走到城門口后就一直東張西望的,像是在尋找什麼。

而婦人這時也看到了劉旺,見劉旺身旁還擺放著木匠工具,于是婦人便上前問道:「師傅,你是木匠嗎?」

「嗯,我是木匠,請問你家有什麼活需要幫忙的嗎?」劉旺問道。

聽到劉旺的話,再看了看劉旺,婦人回道:「嗯,確實是有活需要幫忙,是這樣的,我家的床壞了,一躺上去就開始晃動,且還發出異響,要是師傅方便的話,還勞請師傅跟我回去瞧瞧。」

就這樣,在談好工錢后,劉旺就跟在婦人身后向婦人家走去。

沒多一會的時間,劉旺就來到了婦人家,在仔細檢查一番后,劉旺就找到了問題所在,于是便開始動手修床。

因為劉旺已經把徐阿公的手藝全學會了,再加上有魯班經的幫助,所以劉旺的手藝很好,沒一會就幫婦人把床給修好了。

在修床期間,劉旺在和婦人的閑聊中得知家中只有婦人自己在家后,劉旺心里就開始動起了不好的小心思。

婦人名叫周慧,其丈夫前兩年已經因病去世了,今年三十二歲,大家都叫她周寡婦。

「小娘子,床修好了,你躺上去看看。」劉旺在心里打好小算盤后就對婦人說道。

而周寡婦也沒多想,于是就躺到床上,然后試試床是不是徹底修好了。

可不料這時劉旺卻一個飛撲,直接就撲到了周寡婦身上,然后手腳還開始不安分起來。

周寡婦見此也明白了劉旺的居心不良,于是便開始奮力掙扎。

而周寡婦身為一個女人,力氣自然沒有劉旺的大。

正當周寡婦流下悔恨的眼淚之時,隨著「喵」的一聲,劉旺立馬捂著額頭站了起來。

原來自丈夫去世后,周寡婦一人生活也甚是孤寂,于是便收養了一只黑貓。

而剛剛黑貓看到主人被欺負了,于是便攻擊劉旺,把劉旺的額頭都給撓出血了。

而這時周寡婦脫身后也從床上跑了下來,且手里還拿著一把匕首對著劉旺。

看著一臉兇狠的周寡婦,劉旺也怕周寡婦和自己拼命,于是立馬向周寡婦道歉,同時一邊收拾好自己的東西,然后就跑了。

晚上,劉旺在城外一間破廟里喝酒,越喝他心里就越覺得憋屈,想想自己一個堂堂七尺男兒今天居然在一個寡婦手里吃虧了,越想他越氣。

這時,他突然想到了魯班經中有一招厭勝術,這招厭勝術可以幫自己出這口惡氣。

想到這,劉旺酒也不喝了,立馬起身去掏老鼠洞。

過了好久,劉旺就抓到了三只老鼠,然后按照書中的方法把老鼠給狠狠折磨致死,因老鼠死前心中抱有極大的怨氣,所以用來害人威力就會很大。

隨后劉旺背上自己的工具后就拿著老鼠往周寡婦家走去,來到周寡婦家圍墻外,眼見四下無人,劉旺便俯下身,然后把三只死老鼠悄悄埋到了周寡婦家的圍墻下。

這招厭勝術極其陰狠,中招者生前會受到極大的怨氣所包圍,以至于最后會瘋瘋癲癲,然后才因意外死去,且死后魂魄也不能下地府,于是變成孤魂野鬼。

把老鼠埋好,接著念了幾句羞澀難懂的咒語后,劉旺就得意地離開了。

可劉旺不知道的是,在他離開后,周寡婦養的那只黑貓就聞到了墻邊地下老鼠的氣味,然后把老鼠給挖出來吃掉了。

而當老鼠被黑貓吃了,劉旺的厭勝術自然也就在無意間被破解了。

但劉旺此時還不知道自己的厭勝術已經被破解,心情大好的他還想找個地方打酒喝。

可當他走到一條巷子里時,卻看到面前有密密麻麻一大堆老鼠正惡狠狠地看著自己,劉旺這時才發覺他布置的厭勝術可能出問題了,現在他已經遭到反噬了。

他急忙想跑,可轉身才發現背后不知何時也密密麻麻站了很多老鼠,就這樣,劉旺死了,被老鼠活生生咬死了。

縣官聽完老乞丐的話后,心中也有了一個決斷,于是便問道:「你是何人,為何你會懂得這麼多?」

「哈哈,我是何人,我就是那個好人沒好報的徐阿公啊!」老乞丐笑哈哈地說道,可笑著笑著眼淚就掉了下來,然后推開人群,慢慢走了出去,直至消失在人海里。

得知事情的起因經過后,縣官便命下屬把劉旺的遺骸給拖到城外,然后找個地方隨便埋了就完了,而這件事也隨之落幕,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。

結言:「善惡到頭終有報,升華浮夢一場空。」這世上真的有好人有好報嗎?真的有因果循環嗎?如果有,徐阿公這麼一個好人,為何最后會不得善終?

可如果沒有因果循環,為何周寡婦因收養了黑貓,兩次救了自己?而劉旺最終也自食惡果,淪為老鼠腹中食?

這是一個值得讓所有人都深思的問題,但無論如何都請記住一句話:「萬事不愧于心,即安,萬事不失于德,既順。」

(圖片來自網絡,侵刪)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