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老婦半夜被請去接生,家中公驢把她踢倒:不能去

里昂 2022/11/21

敬山下住著一個姓張的老婦,她丈夫早逝,與女兒凊葉相依為命。張氏是個接生婆,附近十里八鄉的孩子有一半都是經由她的手出生的。

這天夜里,張氏正睡著,她房間的窗戶卻突然被敲響了,隨之響起的還有一道焦急地叫喊聲,「張婆婆,我家娘子快生產了,您快隨我去看看吧。」

張氏聞言,連忙起身走出了屋,她看見,屋外站著的是一個俊逸非凡,風度翩翩的男子。

男子見張氏出來,忙拱手賠禮,他說他敲門沒人應,這才翻墻進院敲了窗戶。張氏見他神色焦急,沒有計較,收拾了一番就要隨他前去接生。不料,在路過驢棚中,家中公驢竟沖了出來。

公驢將男子擠到一邊,它見張氏想繞過它走向大門,一蹄子將她踢倒并擋在她身前,口吐人言說道:「不能去,這男人剛剛穿墻進院,身上還有一股妖氣,他不是人。」

張氏見公驢說話,大吃一驚。這公驢是她的陪嫁,已經活了快三十年,鄰里們都夸這公驢長壽又有靈性,張氏平日里對它也很好。如今看來,這公驢恐怕早已不知不覺成了精,這才能如此長壽。

公驢對男子怒目而視,將張氏死死擋在身后,擺明了不讓男子將張氏帶走。男子心急如焚,竟「撲通」一聲跪在了張氏和公驢面前,解釋他名叫白書真,雖是狐妖,但從不害人,平日里也從不跟人類接觸。這日他妻子難產,他百般無奈之下,才找了張氏求助。說著,他的眼中還泛起了淚花。

張氏見狀,動了惻隱之心,她走到白書真面前,說自己愿意隨他去接生。白書真欣喜萬分,他化作一只白色狐貍背起張氏騰空而起,張氏覺得自己仿佛乘上了一陣風,不一會兒就到了一座金碧輝煌的宅院前。

白書真的妻子是一只皮毛火紅的狐貍,張氏進屋后,看到它趴伏在床上,口中不停發出哀鳴。張氏讓白書真將他妻子翻了個身,她伸手摸了摸,根據多年的接生經驗判斷出,胎兒的胎位不正,所以才難產。

她幫狐貍調整了姿勢,讓狐貍隨著她的呼喊聲用力,在她的幫助下,一個時辰后,狐貍順利誕下三只健康的小狐崽。白書真見妻子順利生產,對著張氏千恩萬謝,他將張氏送回了家,塞給她一包金子,隨后便消失不見了。

張氏考慮自己的年齡大了,凊葉也快二十,該說人家了,于是用這包金子在鎮上買了座宅子,母女倆帶著公驢搬到了鎮上,又盤了個店面,平日里做些小生意。

生活安穩下來后,張氏便開始物色女婿人選。凊葉生得嬌美,性格活潑開朗,有不少好小伙兒都暗暗喜歡她,就在張氏有些挑花眼的時候,鎮上的王員外突然讓媒人到張氏家提親,張氏一聽媒人的話,立刻冷著臉將她轟出了門。

王員外是個風流人,他年近六十,家中妻妾成群,最大的孩子四十多歲,最小的前兩年剛出生。張氏本以為他是替他的兒子求娶凊葉,沒想到那個老不休的竟想納凊葉為妾。

張氏不知道,媒人被轟出門后,狠狠沖著她的家門啐了一口,口中說道:「哼,遲早有你哭的時候。」

又過了一個多月,張氏相中了鎮上的一個年輕木匠,她見女兒對木匠也有意,便就近挑了個好日子,為他們舉辦了婚禮。

婚禮當日,新郎前來迎親,不料,在凊葉坐上花轎后,一伙兒人突然從一旁沖了出來,他們手持棍棒,一陣打砸,將新郎打成重傷后,便抬著花轎一溜煙兒跑走了。

好好的喜事變成了一場鬧劇,新娘下落不明,新郎躺在床上昏迷不醒,張氏哭得眼睛都腫成了核桃。她翻來覆去地想了又想,想起前不久王員外派人上門提親,那伙人穿著的衣服看著也像是王家家丁,便料定這件事是王員外所為。

她拍響了王家的大門,高聲怒罵王員外是個王八蛋,讓他快把凊葉還回來。王家家丁聞聲而出,他們堵住了張氏的嘴,而后對她一頓拳打腳踢。

或許是憤怒沖昏了理智,張氏身上挨打,竟沒有感覺到疼痛,她不要命似地撕扯那些家丁的頭髮,專門往脆弱處攻擊,那些家丁見她像個瘋婆子一般,不由得心生怯意,他們將張氏扔到一旁,躲回了宅子,任憑她如何叫罵,都不再開門。

張氏在王員外門外罵了一天一夜,鎮上的人畏懼王員外家大業大,都不敢上前幫她。第二天天蒙蒙亮時,王家大門打開,家丁將一卷破草席扔了出來,張氏上前一看,發現草席中竟是凊葉的尸身。她悲痛欲絕,抱著女兒的尸身嚎啕大哭,路過的人無不搖頭嘆息。

張氏將女兒安葬,她心灰意冷,生無可戀,于是帶著麻繩去了郊外,上吊自盡。在她失去意識的那一刻,她心中無比后悔當初帶凊葉搬到了鎮上。

張氏猛地睜開眼睛,她喘息著坐了起來,發現自己在一張華貴的床上,女兒和木匠女婿正滿眼關切地看著她。這時,一道笑聲響起,白書真竟從屋外走了進來,他看張氏滿臉詫異,于是細細向她講明了事情的經過。

那日,凊葉被搶走,公驢見狀,連忙找到了白書真,求他救救張氏一家。白書真聽聞消息立刻趕到鎮上,他不欲將事情鬧大,于是用紙人變了個假凊葉,將花轎中的真凊葉替換了過來。張氏在王員外門前跟家丁打斗時,也是白書真暗中施展術法保護她,她這才沒感覺到疼痛,也沒有受傷。

張氏在上吊后失去意識,在她斷氣前,白書真及時趕到出手救下她,并將她帶回了自己家與凊葉團聚。他想著好事做到底,還將木匠也帶了過來,治好他身上的傷。

張氏對白書真感激不已,腿一彎就要朝他跪下,白書真連忙攔住了她。他說,是張氏對他一家有恩在先,他做的這些都是為了報答張氏的恩德。

張氏養好身體后,便告別白書真一家,帶著女兒和女婿,牽著公驢,搬往了其他城鎮。臨別前,白書真又贈給她一包金子,對她說道:「王員外作惡多端,我觀他面相,他不久后就會大禍臨頭,天道自有輪回,你且安心等著。」

不久后,張氏聽說,王員外在強搶民女時遇到了硬茬,被痛揍一頓,兩條腿都被打斷了。他的妻妾見他臥床不起,紛紛帶著孩子卷了他的錢財跑路。王員外雙腿殘障,淪落為乞丐,最后貧病交加,一命嗚呼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