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神算為富家女說媒,卻說她三年后必亡,富家女:算錯了

里昂 2022/11/08

明朝時期,蘇州城內有一戶姓陳的人家,陳老爺是一位十分成功的富商,認識許多名流紳士,不過其中最厲害的,當屬他的結拜義兄。

陳老爺的義兄姓洪,早年當過道士,江湖上的人都喜歡稱他為洪道長,不過他還有個外號——神算。

傳聞洪道長出生的時候,天生雙瞳,且本來是看不見的,直到他八歲那年,遇到了一個云游道士。那道士見自己與他有緣,將其收為徒弟,并帶走了。多年后,當洪道長回到家鄉的時候,眼睛已經恢復了,更神奇的是,他成了一名神算,據說他的眼睛,能夠看到未來。

陳老爺跟洪道長是發小,他在發跡前只是個普通的窮小子,是洪道長告訴他,他的富貴在南方,他才離開家鄉前往蘇州,結果真發達了。自那以后,洪道長在江湖上便打響了威名,每天來找他卜卦的人不計其數。

眨眼間二十多年過去了,洪道長在陳老爺的幫助下,于蘇州城外的后山上建造一座道觀,隱居于此,過著閑云野鶴般的生活。他本不想再幫人卜卦,直到這天,陳老爺的女兒花蝶找到了他。

陳老爺雖家大業大,可膝下無子,只有花蝶這麼一個女兒。也正是如此,他對女兒寵愛萬分,那是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可女兒也老大不小了,為了讓花蝶陪在自己身邊,陳老爺決定找個上門女婿。

在諸多人選中,陳老爺看中了一個合作伙伴的兒子,可花蝶對他毫無感覺,為了自己的終身幸福,她才想到來找洪道長幫忙。

洪道長是看著花蝶長大的,她的請求自然是不會拒絕的,花蝶也向他坦白,說自己已經有了心上人,是一個名叫司辰的窮酸秀才。之前花蝶跟父親提過,可陳老爺實在看不上他,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。花蝶的要求很簡單,那便是讓洪道長幫忙告訴陳老爺,她跟那個司辰才是良配就行。陳老爺最聽他的話,肯定會答應的。

洪道長聽后,笑著點頭答應。果不其然,三日后,陳老爺便領著自己看中的那個男孩來找洪道長了,想讓他卜算一卦。洪道長只是抬頭看了一眼,便表示他與花蝶不和,順勢提到了司辰,還說他算到,這個司辰才是花蝶最好的歸宿。

見義兄親自幫女兒說媒,陳老爺又驚又喜,想都沒想便把司辰帶回了家,決定讓其當上門女婿,這可把花蝶給高興壞了。

眨眼間到了成親的日子,洪道長作為座上賓被邀請在列,可當他看到司辰的相貌后,頓時愣住了。

司辰雖一表人才,五官端正,可他卻一臉短命相。洪道長心中一驚,婚禮結束后立馬要到了司辰的生辰八字,這一算才發現,他與陳家相克,入贅陳家后,陳老爺和夫人定會被克死,而他則會染上賭癮,輸光家產,還會害死花蝶,自己最后則餓死街頭。

看到這一結果,洪道長懊悔不已,本以為幫忙促成了一段好姻緣,結果卻好心辦壞事,坑害了花蝶。為此,他特意找到花蝶,將具體情況告訴了她,希望她能早日醒悟,跟司辰一刀兩斷,不然她在三年后的七月初三,必死無疑。

可花蝶跟司辰剛剛成親,如膠似漆,加上她在懂事后,洪道長便隱居在道觀里,幾乎沒怎麼再算過卦了,她自然是不相信的。

洪道長很是無奈,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,阻止悲劇的發生,他離開蘇州,準備尋找當年傳授自己卜算之法的老道士,也就是他的師父。據說他師父已經兩百歲了,一直在外云游,通曉世間真理,能解決這事的,恐怕也只有他了。

洪道長跋山涉水,四處尋找,可這一找,就是整整三年。按照卦象來看,陳老爺和夫人已經去世了,眼看就要到七月初三,就在他快要放棄的時候,師父竟自動出現在了其面前。

洪道長驚喜萬分,剛想開口,師父卻早已知曉一切,并搶先道:「這事不怪你,就算沒有你的撮合,花蝶和司辰終究是會走到一起的。我知曉你意思,可想要改變結果,就是逆天而行,你是會遭天譴的!」

聽了師父的話,洪道長猶豫片刻后表示:「此事因我而起,我不能眼睜睜看著悲劇發生,盡管會遭天譴,我也愿意!」

師父聽后點了點頭,隨即表示,只需在七月初三之前,強行將花蝶擄走,就能改變最后的結果。洪道長聽后高興萬分,立馬動身往回趕。可不知為何,這一路上變得坎坷萬分,仿佛是老天不想讓他插手一般。

坐馬車馬兒受驚,坐漁船漁船漏水,他緊趕慢趕,還是晚了一天,在七月初四才回到蘇州。他來到陳府門口,卻發現陳府一片平靜,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。就在他疑惑之際,卻正好撞見了從外歸來的花蝶。

三年過去,她雖富態了一些,卻依舊美麗。見她沒有死,洪道長很是驚訝,而花蝶仿佛也看穿了他的意思,笑著請他走進了府邸。兩人一邊走一邊聊,緩緩來到了書房前,而書房里站著一道身影,正是司辰。

洪道長看去,此刻的司辰早已沒了短命之相,反而一臉富貴,將來定能飛黃騰達。原來,洪道長走后沒多久,他說的話就一一應驗了,先是陳老爺和夫人病逝,之后司辰便接觸到了賭錢,之后便一發不可收拾,他也變得愈發暴躁、易怒,跟花蝶的矛盾也越來越深。

花蝶此刻才意識到,洪道長說得沒錯,若是自己再不采取行動,下一個死的就是自己了。為此,她聯合所有人,演了一出戲,那便是讓司辰在賭錢后,誤以為自己輸光了所有家產,而她則提前離開,躲進了洪道長的道觀里。

司辰失去一切后,只能流落街頭,整天挨餓受凍。經歷過這些后,他才終于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,后悔萬分,花蝶見時機成熟,才出現在其面前,并說出了一切,并表示,只要他愿意改正,用功讀書,今后兩人就算有了孩子,也不用姓陳,可以姓司,這也就意味著,今后司辰才是陳家的主人。

此后,夫妻倆終于摒棄前嫌,而司辰也開始用功讀書。自從開始讀書,他便恢復了以往了儒雅,家里的生活也越來越好了。

洪道長聽后驚喜萬分,他怎麼也沒想到,自己糾結了三年的事,竟然讓花蝶如此輕易便解決了,看來這世間的一切也并非早有定數,事在人為啊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