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書生赴喜宴,途中救下難產母蛇,母蛇:宴上吃米別吃肉

里昂 2022/11/21

清朝時期,平江有個名叫張子放的書生,他為人豪爽,交友眾多,這一日,他收到了好友陳孟吉的請帖,陳孟吉說他三天后成婚,請張子放務必賞光前來。

張子放和陳孟吉因一場蟹宴相識,陳孟吉家專做螃蟹買賣,一家幾口都是捕蟹的好手,他為人大方,經常送螃蟹給張子放,兩人的交情很不錯。

婚禮當日,張子放帶著賀禮前去陳孟吉家,走在半路時,突然聽到草叢中傳出了嘶鳴聲,他上前撥開草叢一看,發現草叢后有一條幾丈長的母蛇正在滿地打滾。

他吃了一驚,轉身就想跑,母蛇卻停止了翻滾,雙目含淚地看向他,還攤平身體向張子放展示它隆起的腹部。

張子放看了半天,明白過來母蛇應當是難產了,這是在向他求助。他心中生了惻隱之心,于是走上前輕輕推動母蛇的腹部,幫助它將蛇蛋生產了下來。

事情順利解決后,張子放起身準備離開,不料母蛇攔住了他的去路,它直立起上半身,口吐人言對張子放說道:「恩人,你此次參加喜宴,切記宴上只吃米別吃肉。」

張子放見母蛇說話,驚在了原地,待他反應過來,想詢問母蛇說的這話是什麼意思時,卻發現母蛇已經不見了蹤影。

他帶著滿肚子的疑惑來到了陳孟吉家,在新郎新娘拜天地時,他發現,新娘走路竟是橫著走的。他暗自思忖,想著好友一表人才,也不知這新娘該是何等的花容月貌,才讓他不顧她的殘缺,將她娶進門。

喜宴上,張子放看著一桌子的肉菜,吞咽著口水,但緊接著,他腦海里響起了母蛇說的那句話,于是,他端起眼前的白米飯,就著肉香味吃了起來。

過了一會兒,新郎帶著新娘前來敬酒,新娘注意到張子放只吃米,肉菜一口沒動,開口詢問道:「這些菜式是不是不和您的胃口?您怎麼只吃米不吃菜?」

張子放聞言心中一緊,脫口而出道:「我平日里只吃素,不吃葷。」

新娘聞言,詢問似的看向一旁的丈夫,陳孟吉拍著張子放的肩膀哈哈大笑道:「裝什麼裝,前不久我們還一起吃了螃蟹,你還說滋味甚美。」

不知是不是張子放的錯覺,陳孟吉說了那句話后,新娘的臉色便冷了下來,她眸中閃過一絲兇狠,臉上卻帶著笑,她對張子放說道:「還是請您吃一口吧,不然我們心里過意不去。」陳孟吉也在一旁跟著勸。張子放見推脫不過,只能夾起一塊肉吃了下去,新娘這才滿意地離開了。

張子放吃下那塊肉后,覺得腹中一陣翻涌,他捂住嘴跑到門外,在墻角吐得眼冒淚花,待他看清他吐出的是何物時,他的臉色變得煞白。

只見,地上靜靜躺著一根人的指骨,骨頭顏色已經變得漆黑,上面附著幾絲碎肉。

張子放想到方才新娘勸他吃肉,心知新娘定有古怪,這件事說不定就是她做的。他抖著身體看向屋內,發現喜宴上一片寂靜,眾人都在大口吞吃桌上的肉食,他們動作僵硬,目光呆滯,怎麼看都不正常。

張子放看著他們吃肉,感覺到一陣惡心,他連忙跑了出去,準備叫人來幫忙。他剛跑出沒多遠,便看到一個和尚走了過來,他連忙拽住和尚的衣袖,將他在喜宴上的經歷講了一遍,求和尚隨他去收服邪祟。

和尚聽罷他的話后,低聲念了一句佛號,而后開口道:「那新娘是個螃蟹精,它作惡多端,此前已經殺害了不少人命,我一路追著它來到此地,就是為了阻止它作惡。」

和尚隨著張子放到了陳孟吉家,此時,喜宴上的眾人已經被螃蟹精控制住了,他們一個個口吐白沫,身體僵直。螃蟹精看見和尚和張子放,臉上的表情變得猙獰,她伸手一揮,在場眾人便朝和尚和張子放撲了過來。

和尚掏出一疊黃符,他將黃符點燃,扔到了半空。黃符燃盡后,眾人發出哀嚎,身上冒出了灰黑色的煙霧,待煙霧散盡后,他們紛紛倒地,昏迷不醒。

螃蟹精見狀,怒道:「真是好本事,看來是我小看你了。」話音未落,只見穿著喜服的美嬌娘搖身一變,成了一只一人高的青殼大螃蟹,它「咔嚓咔嚓」地揮舞著鰲鉗,朝著和尚和張子放沖來。

張子放被嚇得癱軟在地上,和尚與螃蟹精打了幾個回合,他一時不慎,被螃蟹精用鰲鉗夾住,動彈不得。螃蟹精獰笑著就要將和尚攔腰夾斷,和尚開口說道:「就算死,我也想做個明白鬼,你能不能告訴我,你為什麼如此厭惡人類,接連殺死了這麼多人?」

螃蟹精聞言,先是一怔,而后哈哈大笑起來,笑著笑著,它的眼角滲出了淚水,它惡狠狠地對和尚說:「人類吃我同類,殺我全家,我怎能不恨!」

螃蟹精原本只是一只普通螃蟹,它雖有靈智,卻沒有修為,孤獨地生活在湖泊旁。直到有一天,它遇到了一只生了靈智的公螃蟹,它們兩個一見鐘情,便生活在了一處,后來還生下了一窩小螃蟹,日子過得愜意又幸福。

一天,一群人到湖泊旁捕蟹,他們抓走了螃蟹精的一窩孩子,螃蟹精的丈夫為了救孩子,前去追趕那伙人,結果也被抓走了。

螃蟹精目睹這一切,它知道它無力抵抗那些人類,于是沒有追趕上去,它記清了那幾個人的面容,心中暗暗發下毒誓,它一定要讓那群人血債血償。

螃蟹精此后開始努力修煉,一條壽命將盡的魚精可憐它,便在死前將內丹贈予了它,它因此獲得了幾百年的修為,它化成人形上了岸,找到了當初那伙抓走它伴侶和孩子的人,將他們碎尸萬段。

它對人類這個族群厭惡至極,于是它以人形在世間行走,遇到以捕蟹為生的人家,便迷惑他們,讓他們置辦一場喜宴,并廣邀賓客參加。喜宴上的肉,全都是螃蟹精殺死的人身上的肉。它讓人類同類相食,以此發泄它心中的仇恨。那些人吃完肉后,螃蟹精還會控制他們,讓他們自相殘殺。

張子放聽完這番經過,心中震驚不已。和尚嘆息著掙開螃蟹精的鉗子,原來,他之前是假裝被抓住,目的是為了從螃蟹精口中套話。

和尚對螃蟹精說:「你的仇已經報了,不該將仇恨發泄到其他無辜的人類身上,若人類作惡多端,自有天道給予處罰,你做得太過火了。」

螃蟹精已經被仇恨蒙蔽了心,它不聽和尚的勸告,朝著他撲了過來。和尚摸出了一個紫金缽,朝著螃蟹精扔去,螃蟹精慘叫一聲,變成手掌大小,被收進了缽中。而后,和尚便帶著螃蟹精離開了,他說他會將螃蟹精帶回寺廟,放在佛前,讓它聆聽佛音,洗去滿心的仇恨。

后來,參加喜宴的人都醒了過來,他們發現自己倒在地上,面面相覷,根本不記得之前發生了什麼。陳孟吉一家醒來后,也很奇怪他們為什麼會舉辦這場喜宴,螃蟹精對他們施下的術法已經失效了。

張子放將人肉的事情爛在了肚子里,沒有告訴任何人。經歷過這件事后,他此后一生茹素行善,再也沒有沾過葷腥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