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兒子臨上任,帶走一壇臭豆腐,母親:你要當一塊臭豆腐

里昂 2023/01/06

#頭條創作挑戰賽#

明朝嘉靖年間,有一個姓強名野庵的書生,父親早死,和母親糜氏相依為命。糜氏省吃儉用含辛茹苦地把他撫養成人。平常沒有菜吃,糜氏就腐臭豆腐吃。她腐的臭豆腐,聞起來奇臭,吃起來特香。

不要小看臭豆腐,它養活了母子兩人。一碟臭豆腐,母子倆能吃一天,強野庵常常就著一塊臭豆腐,一頓干兩碗米飯。在他的生活中,臭豆腐是一道美味佳肴。

好在強野庵很爭氣,一路秀才舉人考下來,最終高中進士,被分配到一個富饒的縣里,當上了縣令。強野庵衣錦還鄉,把糜氏樂得嘴都合不攏來。

強野庵早已和狄氏定下了親事,糜氏張羅著為他完了婚。婚后,強野庵帶著狄氏赴任去了。他本來要帶母親糜氏一起去任上享福,無奈糜氏貪戀鄉村的寧靜,愿意獨自住在鄉下,強野庵只得依了她。

臨走時,糜氏拿出一壇臭豆腐,讓強野庵帶上,叮囑他不要忘本。強野庵點頭答應,把臭豆腐放進行李里。他有一個表兄,是個駝背,娶不上老婆,他便把表兄帶在身邊,做了長隨。

一路車馬勞頓,到了任上,屬僚們輪流擺酒接風,強野庵天天浸泡在美酒佳肴里,好不愜意。說實話,他從小到大,就沒有吃過什麼好東西,如今花天酒地,讓他無比感慨,不免大快朵頤,吃相難看。十幾天下來,他居然胖了起來。

這一天終于閑了下來,強野庵有機會坐在內衙里,和夫人狄氏吃一頓家常便飯。表兄拿出臭豆腐,強野庵皺著眉說:「我都當上縣令了,放著山珍海味不吃,吃什麼臭豆腐啊。」

狄氏笑著說:「這是婆婆的心意,你就嘗一嘗吧。」表兄也在一旁笑著說:「是呀,表弟,姑母腌制一場不容易,你就吃吧。小時候,你可沒有少吃。」

強野庵板著臉說:「那時候生活苦,沒有吃的,吃臭豆腐是權宜之計,如今生活好了,誰還吃這種上不得台面的玩意。」說罷,他站起來,把臭豆腐連同瓷壇,扔進了門外臭水溝里。

這以后,強野庵頓頓大魚大肉。但是,他的薪俸要養活好幾人,天天這樣大吃大喝,不夠開銷啊。有一些勢利商人和財主,看出了端倪,便送錢送酒肉,刻意巴結他。表兄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一轉眼,中秋節來臨,強野庵思念起母親糜氏,便買了禮物,派表兄回家探望母親。糜氏很高興,開口就問道:「侄兒,我兒的臭豆腐吃完了嗎?」

表兄吭哧半晌,說道:「姑母,實話告訴你吧,臭豆腐被表弟扔了,他說現在生活好了,不吃那玩意了。」

糜氏一愣,臉上露出不快。沉默了許久,她開始收拾行李,說是要和兒子住在一起,不在鄉下待了。臨走時,她什麼都沒有帶,唯獨帶上了幾壇臭豆腐。

到了縣衙,強野庵很高興,吩咐狄氏設宴,為母親接風。酒肉擺了滿滿一桌,糜氏卻皺著眉頭說:「這些菜我吃不慣,我還是喜歡吃臭豆腐。」說罷,起身拿出一壇臭豆腐,擺在桌子上。壇蓋一打開,臭味熏天。糜氏吃了一塊,連連說香。

強野庵卻停下筷子,皺著眉說:「滿桌佳肴,卻被臭豆腐攪了局,味道這麼臭,還有什麼口味呢?」

糜氏將筷子重重地一頓,生氣地說:「要是沒有臭豆腐,你能長大嗎?雞鴨魚肉養人,臭豆腐照樣養人,做人不能忘本啊。」接著,她喋喋不休地講起了往事,講起生活的艱難,講起強野庵一塊臭豆腐能干兩碗米飯。

講完這些,糜氏語重心長地說:「從今往后,餐桌上都要有一碟臭豆腐,你也要一頓吃一塊臭豆腐,這是家規,必須執行。」

強野庵低著頭不做聲,糜氏嘆息一聲,說道:「兒子啊,豆腐原本潔白如玉,可是,它在腌缸里待上一段時間,就變得又黃又臭,這是為什麼啊?因為環境改變了它。為娘的要你吃臭豆腐,原先是為了活著,現在是為了提醒你,不要在官場上待久了,忘了本色。」

一語點醒夢中人,強野庵點點頭,趕緊拿起筷子,說道:「母親,我懂了,這就吃。」說罷,他夾上一塊臭豆腐,吃了起來。雖然再也吃不出往日的芳香,臭味直沖腦門,卻非常醒腦。

這以后,在糜氏的堅持下,餐桌上都會放一碟臭豆腐。有了臭豆腐,頓頓被臭豆腐熏著,強野庵也不貪戀大魚大肉了。過了一段時間,他發現薪俸還有結余。既然錢夠用了,他就不用為錢發愁了,慢慢地,和那些別有用心的商人財主們疏遠了。

糜氏把腌制臭豆腐的手藝,傳給了狄氏。

過了幾年,糜氏一病不起。臨終時,她把強野庵叫到面前,交代后事。她虛弱地說:「我死后,你也要堅持吃臭豆腐,這個規矩不能變,我的臭豆腐手藝,也傳給了狄氏。」

強野庵含著淚,連連點頭。糜氏嘆息一聲,說道:「當初生活苦時,為娘的希望你好好地讀書,光耀門庭,改變困局,為此,為娘的經常憂愁的睡不著。後來,你當上了官,衣食無憂了,為娘的卻也睡不著,因為擔心你變成了貪官,為娘的失去了依靠。」

強野庵忙說:「母親,你放心,兒子懂了你的心意,為官清廉,不敢有半點貪心。兒子也會謹記母親的教導,頓頓吃臭豆腐,永遠不會有貪念。」

糜氏點點頭,說道:「兒啊,你要做一塊臭豆腐。」強野庵不明其意,問道:「母親,臭豆腐由潔白無瑕,變得又黃又臭,為何要我做一塊臭豆腐啊?」

糜氏笑著說:「臭豆腐之所以吃著香,是因為它抵制了霉菌,不然的話,它被霉菌腐蝕,就是一塊壞了的豆腐。它在和環境的抗爭下,保持了本色。它的表面改變了,內在的本質卻沒有改變啊。」

強野庵點頭說:「母親,我懂了。」糜氏含笑而去。

這以后,強野庵堅持吃臭豆腐。和他同科的進士,好多人都因為貪腐,罷官的罷官,入獄的入獄,砍頭的砍頭,只有他,一直不倒。他常常對狄氏感嘆說:「臭豆腐充滿了玄機啊!」

糜氏無疑是一位好母親,用臭豆腐的樸素道理,教導兒子預防貪腐。強野庵無疑也是一位好兒子,因為他聽進了教誨,才會獨善其身,沒有辜負母親的期望。

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,你的支持,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!

(圖片來自網絡,如有侵權,聯系刪除)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