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男子服了六年兵役,回來后,老父發現他張嘴吞食蚊子

里昂 2023/01/06

明朝中期,山區里分布著益姓家族,大約有十來戶人家。這一年,官府分來一個兵役指標,要派人到邊關服兵役。族長召集所有人商量,最后決定把兵役指標分給益大牛,讓他去邊關服兵役。

益大牛家貧如洗,家里只有一個老父親。他沒有正經事做,靠打短工度日,過著饑一頓飽一頓的日子。族長答應每一年給足益老漢的口糧,外加五吊錢的花費。益大牛沒有了后顧之憂,還能得到服兵役的朝廷補貼,對于他來說,當兵無疑是一件好事。

益大牛告別老父,獨自上路去了邊關,開始了漫長的服兵役生涯。過了幾年,邊關對外用兵,傳來了打仗的消息。益老漢擔心兒子的安危,派人捎去了幾封信,都沒有回音。益老漢不免有一些焦急,常常坐在門前,長吁短嘆。

忽然有一天,邊關送來文書,益大牛在戰爭中犧牲了。益老漢得知消息,哭暈了過去。族人們把他扶到床上躺下休息,大家便坐在堂屋里商議起來,族長的意思,益大牛戰死了,益老漢由族人們輪流供養,讓他老有所依。

但是,族長的提議,遭到了族人們強烈的反對。既然益大牛已死,對族人們已經沒有用了,不但不愿撫養益老漢,連分攤的口糧錢也不愿再出了,讓益老漢自生自滅。族長說服不了族人們,只好長嘆一聲,依了眾人的意見,不再管益老漢。

益老漢痛失愛子,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,整天以淚洗面,在屋里呆坐著。過了一段時間,他感染風寒,臥床不起。他央求鄰居幫他請來郎中,又央求鄰居按照藥方抓來藥,自己掙扎著煎藥服用。因為沒有人侍候,他饑一頓飽一頓的,病情愈發嚴重,眼看就不行了。

這一天,益老漢臥在床上,昏昏沉沉的,忽然聽見鄰居大聲喊道:「益老哥,你兒子回來了。」益老漢精神一振,繼而又消沉起來,閉上眼喃喃自語地說:「你們別哄我高興了,我兒命苦,早已不在人世了。」

這時,鄰居沖進來,興奮地說:「老哥,真的是你的兒子回來了!」接著,只聽一人「撲通」跪在床前,哭喊道:「爹,我回來了!兒子不孝,讓你受苦了!」

益老漢猛地睜開眼,床前跪著的,果然是他朝思暮想的兒子益大牛。兒子一走五六年,如今變得壯實多了。他一下子坐起來,跳下床,摟著兒子大哭起來。

好一會,父子兩人才止住悲聲。益老漢顫抖著用手摸著兒子的臉,說道:「我不是在做夢吧,你真的還活著!」益大牛柔聲說:「是真的,我還活著。」于是講了起來。

原來,益大牛在戰場上受了重傷,昏迷過去。等到他醒來,軍隊早已遠去,他只得拄著木棍,追趕軍隊,卻不慎落入敵軍手中,成為俘虜。敵軍首領將他醫好后,讓他當了馬夫,放羊軍馬。漸漸地,他得到敵軍的信任,趁著他們不備,偷了一匹好馬,逃出了敵軍的軍營。因為他的小腿落下了殘障,不能再打仗,便直接趕回老家來了。

當天晚上,村民們和族人們在益老漢家里聚會,賀喜益大牛平安歸來。大家一直到深夜才散去。因為兒子回來了,益老漢的精神好了起來,病情也輕了許多。益大牛坐在床邊,父子兩人說了好一會話,天色微亮時,才各自睡去。

在益大牛的精心照料下,幾個月后,益老漢恢復了健康。益大牛白天打柴,晚上打漁,奉養老父親。

益老漢開始托人,給益大牛提親。益大牛得知后,一口拒絕。益老漢不解,男子漢大丈夫,首要任務就是成家,延續香火,他為何不愿結婚?在益老漢一再追問下,益大牛才吞吞吐吐地解釋,他那一次身負重傷,就是傷了下體,沒法結婚了。益老漢長嘆一聲,不再提起此事。

轉眼到了夏天,因為天氣炎熱,益大牛不再砍柴,而是在家里休息,晚上出去打漁。有一天晚上,烏云翻滾,眼看大雨就要來臨,益老漢去給兒子送蓑衣。

到了河邊,只見益大牛蹲在河邊,旁邊放著一個燈籠,蚊子朝燈籠飛來,益大牛伸出舌頭,舌頭一卷,就把蚊子吞進嘴里。

剛開始,益老漢還以為看花了眼。再仔細一看,益大牛果然在吞食蚊子,吃得津津有味。益老漢嚇壞了,大叫一聲,轉身就跑。

益大牛趕緊追上來,喊道:「爹,你怎麼啦?」益老漢高聲叫道:「別過來,你不是我的兒子,我的兒子不會吃蚊子。」益大牛這才明白,益老漢看見他吃蚊子的情景了,于是說道:「既然被你撞破,我就實話實說吧,我確實不是你的兒子,我是一只蟾蜍精。受你兒子之托,來為你養老送終。」

益老漢停下腳步,聽他講了起來。

原來,益大牛在當兵初期,有一天放假,他偷跑到河里洗澡,在河里摸魚。這時,他猛然聽見,在河岸上的荊棘叢里,傳來蟾蜍的悲鳴聲。抬眼看去,只見一條粗大的水蛇,正在吞食一只金色蟾蜍。

蟾蜍的個頭很大,比普通的蟾蜍要大一倍多,皮膚呈金黃色,閃閃發光。它的下半身被大水蛇含在嘴里,它拼命往外掙脫,好不容易掙脫出來,大水蛇的頭往前一探,又吞了進去。

但是,由于金色蟾蜍拼力往外掙扎,大水蛇也沒有辦法完全把它吞進去。兩者就這樣一來一往,誰也奈何不了誰,蟾蜍逃不掉,大水蛇也吞不進去。

益大牛觀看了一會,發現情勢對蟾蜍不利,時間長了,早晚會被大水蛇吞食。在民間里流傳,金色蟾蜍是神物,他決定救它一救,于是折下一根枝條,將大水蛇趕跑了。

不一會,金色蟾蜍變成一位年輕的小伙子,感謝他的搭救之恩。益大牛這才得知,金色蟾蜍是一只蟾蜍精,而那只大水蛇,是一條蛇怪。要不是益大牛及時搭救,他就要死于天敵之腹了。

益大牛戰死后,因為掛念老父親無人贍養,魂魄不愿去陰司報道,卻又無法返鄉,只好在河邊流浪,想找蟾蜍精幫忙。

一直等了小半年,益大牛的魂魄終于等到了蟾蜍精。蟾蜍精為了報恩,答應變成益大牛的模樣,去給益老漢養老送終,益大牛這才去投胎轉世。至于當了俘虜逃出來,以及下半體受傷,都是蟾蜍精編的謊話。

得知兒子真的死了,益老漢大哭起來。蟾蜍精安慰了好久,他才止住悲聲,接受了現實。過了不久,蟾蜍精撿回一個孤兒,認作兒子養了起來,也算是給益家留下了門戶。

十多年后,益老漢去世了,蟾蜍精把他安葬在后山。一直等到兒子成家后,蟾蜍精才講明緣由,回去修煉去了。

本故事采用了精怪的元素,在于借事喻理,勸人為善,與封建迷信無關。

歡迎大家關注點贊推薦評論,你的支持,就是我堅持的動力源泉!

(圖片來自網絡,如有侵權,聯系刪除)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