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民間故事:洞房夜,新郎卻鉆進小姨子房間,一根銀針引出實情

里昂 2022/11/21

清朝時期,桂西一帶有個小山村,村里有一對徐姓姐妹,姐姐喚作思毓,妹妹喚作思素。二人相貌出眾,身材高挑,都是萬中挑一的大美女,追求者眾多。

都說男大當婚,女大當嫁,姐妹倆也到了嫁人生子的年紀,可二人眼光頗高,因此一直沒找到合適的。直到兩年后,姐姐思毓認識了一個名叫張子放的年輕公子。

張子放出身書香門第,家世顯赫,且相貌俊朗,才華橫溢,思毓對其一見鐘情,張子放也對她有好感。二人很快便走到了一起,張子放更是將她和妹妹思素一起接到了張府。

不過妹妹思素好像對這個未來姐夫并不是很滿意,每次看到張子放跟姐姐在一起的時候,總會躲著走,沒事也總是把自己關在房間里,性格也越來越不討喜,變得喜怒無常。

很快就到了張子放和思毓成親的日子,一開始還能看到思素忙前忙后,可天一黑她就沒影了。眼看賓客就要散了,新郎張子放卻不見了,思毓見他遲遲不來,便叫守在門口的丫鬟前去尋找。

不一會,丫鬟便火急火燎跑了過來:「不好了少夫人,公子他,他鉆到思素小姐房間去了!」

思毓聽后大吃一驚,洞房夜,新郎讓新娘獨守空房就算了,竟然還鉆進了小姨子的房間。思毓雖心中有氣,但并未直接找過去,畢竟家丑不可外揚,這事要是傳出去,自己可就成笑話了。

思慮良久,思毓將丫鬟趕出房間,偷偷從床下拿出了一個木匣子,并從木匣子的側邊抽出了兩根閃著寒光的銀針……

不一會,新郎張子放便回來了,他揉著發脹的腦袋,一進門便撲向了思毓。思毓卻不耐煩地推開了他,質問道:「好你個張子放,還想姐妹通吃不成?別以為我不知你去哪了!」

張子放聽后微微一愣,連忙上前道歉,并聲稱自己只是找思素說一下招待賓客的事宜,并未多想。張子放哄了半天,才終于安撫好了思毓。可此事過后,姐妹兩人之間便有了間隙,二人甚至誰也不服誰,經常暗地里較勁。

不止如此,府上的人發現,張子放經常趁著妻子思毓不在家的時候,偷偷去找小姨子思素。這事不知被哪個嘴大的人聽了去,很快就在當地傳開了,一時間,眾人都對張子放的為人嗤之以鼻,罵他是個好色之徒,竟然連小姨子都不放過。

思毓聽到傳聞后,很是氣憤,不過也找不到丈夫與妹妹私會的證據。直到這天,思毓在后院散步的時候,忽然感覺腳底一疼,她低頭看去,自己的鞋底不知何時被一根銀針刺透了。

那銀針看起來十分眼熟,思毓臉色微變,心中頓時有了主意。

第二天一早,思毓便帶人將妹思素拉到了官府,并狀告她使用降頭術害人,那銀針就是證據。不止如此,思毓還帶人在其房間當中,搜出了用張子放頭髮、指甲等物編制而成的人偶,真是降頭術所需之物。

當地縣令對降頭術這種能控制人情感的邪術深惡痛絕,得知此事后,火冒三丈,圍觀的村民也紛紛出言指責。可就在這時,思素卻癲狂地笑了起來,并開口道:「姐姐只用一根銀針便知曉降頭術,看來妹妹還是沒您的功力深厚啊!」

之后,思素請求縣令徹查張府。思毓一聽臉色大變,連忙開口阻止,縣令見狀,意識到此事另有隱情,立馬派人前去搜查,結果竟從思毓的房間當中,找到了跟思素房內一模一樣的木偶和銀針。

思毓見狀,連連高呼冤枉,至于張子放,此刻的他猶如一根木頭,跪在中堂,看著媳婦和小姨子互掐,一言不發。縣令見狀,立馬派人請來了一個道士幫忙,解除了施加在其身上的降頭術。

一瞬間,張子放的雙眼變得清澈透亮,意識也終于恢復了清醒。面對縣令的問詢,他也說出了事情的真相。

原來,張子放喜歡的并非思毓,而是妹妹思素,他第一個見到的,也是思素。二人一見如故,很快便走到了一起。是思毓中途看上了他,并以幫其梳頭為由,弄到了張子放的頭髮和身上的物品,并施展了降頭術,控制了張子放的情感。

在這期間,張子放雖意識清醒,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,只能違心迎娶了不喜歡的思毓。思素在發現此事后,便想到了用同樣的法子,讓張子放恢復。也就是說,那段時間,張子放被兩人同時施展了降頭術,可以說身體完全脫離了控制。事到如今,他不愿再跟兩人糾纏,只想恢復自由之身。

真相大白后,思毓和思素都被押入了大牢,雖罪不至死,但免不了一場牢獄之災。此事過后,兩姐妹也終于意識到了錯誤,感情是不能控制,也不能強求的,她們再也沒用過降頭術了。至于張子放,他選擇離開家鄉,再也沒有回來過了。

用戶評論